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阅读新闻

晚年的吴法宪:闭着双眼张着嘴鼻子插着鼻饲管身体臃肿躺病床

[日期:2021-09-08] 浏览次数:

  2004年,吴法宪的夫人陈绥圻接受了《鲁豫有约》的采访,距离那场风暴已经过去很久,在聊起丈夫吴法宪的晚年生活时,她这样说:叫他的时候他好像心里有点感觉,但是没有一点表情,什么表情也没有。吃饭就是吃流食,鼻子里插着鼻饲管。

  当时已经89岁的吴法宪待在医院,绵软无力地躺在病床上,靠着呼吸机续命,不过是个衰弱的老人罢了。

  1971年吴法宪因为犯下严重的错误被革职审查,随后被送到秦城监狱关押,这一关押就是十年。

  因为在后来的法庭调查中吴法宪认罪态度很好,政府又考虑到他过去有战功,且年事已高,身体不好,所以于1981年8月,对吴法宪做出了保外就医的决定。

  吴法宪曾经是何等叱诧风云的人物,可是此时的吴法宪却早已没了当年的风采,被关押了太久的他说话总是变得有些谨慎,虽然人仍旧胖胖的,但面色却已不再红润,有些暗沉发灰,头发熬白了不说,他的上眼皮肿大,下眼皮松弛、下垂,表情更是有些木讷。

  当时安排家属见面时甚至还发生了一幕让人心酸的画面。1981年8月5日,吴法宪坐立难安地盼到了下午,经过了一道道铁门,吴法宪终于来到了接见室。

  原来这位男子是吴法宪的长子吴新潮。而他劳改回来的夫人陈绥圻也比从前消瘦了不少,面容苍老了许多,头上还添了许多白发。

  苏轼曾在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中写道: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  吴法宪和家人虽没有像苏轼与妻子经历十年死别,写下如此悲怆孤苦的诗句,但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呢?实在无法想象十年的生离是何等的孤苦。原本最熟悉的人相见不相识,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对于亲人来说真的实在太过于残忍了。

  吴法宪的长子吴新潮曾经说过:我们退出历史舞台,又回到原点,本来我们父辈就是老百姓,转了一圈儿还是老百姓,我们高高兴兴地过日子,认认线月下旬,

  他们被安排到了山东济南,住在一栋普通的居民楼里,房间大约有四十平米,虽然不算宽敞,吴法宪也仍旧在刑期监控内,但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很满足了。吴法宪一家也因此过上了几年梦寐以求安详的老百姓的生活。

  他觉得是因为自己才造成了家庭的悲剧,所以对家人越发地好,于是对子女们也比从前更多加关心起来,对他的夫人更是照顾有加。爱是相互的,在他被关押的十年里陈绥圻也从未想过抛弃丈夫,在劳改时也一直记挂着丈夫。因此,

  他们的日子过得虽然平淡,却也是有滋有味的。他们老两口总是一起在家里读书、看电视。吴法宪喜欢钻研书法陈绥圻就愿意给他研磨,吴法宪有时也会陪着陈绥圻一同去散步、买菜。

  最有心的是他甚至自己还学会了做饭、烧水、生炉子,有时还乐意炒几个菜给陈绥圻尝尝鲜。买菜、倒垃圾、打扫卫生吴法宪更是不在话下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吧。

  或许是因为吴法宪的思想改造很成功,又或许是因为吴法宪年轻时战功赫赫,对国家有很大贡献,政府对吴法宪一直都非常关照,每月都会给吴法宪固定的生活补助和健康检查。

  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吴法宪,政府后来甚至将长子吴新潮的工作也调到济南,也曾向吴法宪承诺过:

  政府做的这一切吴法宪夫妇都看在眼里,感恩在心里。又或者对于吴法宪夫妇来说吴法宪最终能被审判活着回来,便已经是政府的恩德了。

  ,他一直瘫痪在医院里不能动弹,一句解特诗也不能说话,甚至没有知觉。别人和他说话时他甚至没办法做出表情。在他2004年1月开始病危的日子里,吴法宪住在重症监护病房里,家属们不能在边上,看望也只能在规定的半个小时内看望,亲人们怕我难过所以不怎么让我去陪护。晚年的吴法宪闭着双眼张着嘴,鼻子里插着鼻饲管,身体很臃肿地躺在病床上,给人一种生命慢慢消逝的深深的无力感。

  回望吴法宪这一生可以发现:人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。可以很伟大:吴法宪曾经是战功赫赫的将军,为抗战立下汗马功劳。可以很丑陋:吴法宪也是罪大恶极的犯人,为此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

  不论行为回归本质,人又是何其地渺小,无论年轻时怎样都抵不过老来的一场病,因此,

  ,而许多人却总是忽视这一点。像吴法宪的身体或许是因为思想上的自责慢慢拖垮了身体,但现代人其实有机会拥有更多健康的可能性,但很多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仔细想来:如果你不想老了之后,被各种病痛缠身,那就请珍爱身体,珍惜健康,就从现在开始。